118kj手机看开奖

世界军事历史坐标上的一战

时间:2019-11-07 12:5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第一次世界大战在世界军事历史上占有极其特殊的地位,不仅由于其前所未有的规模、强度和影响,而且由于它具有突出的创新性,开创了全新的战争方式世界大战,全新的战争指导总体战,全新的军事革命机械化军事革命,将千百年来军事领域的发展演变推进到一个新

  第一次世界大战在世界军事历史上占有极其特殊的地位,不仅由于其前所未有的规模、强度和影响,而且由于它具有突出的创新性,开创了全新的战争方式—世界大战,全新的战争指导—总体战,全新的军事革命—机械化军事革命,将千百年来军事领域的发展演变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www.92399.com

  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人类经历了大约1.5万次战争,但称得上“世界大战”的只有两次。之所以会在20世纪初爆发世界大战,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首先,第二次工业革命为世界大战的爆发提供了物质基础。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电力和内燃机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提高和世界经济的发展。1870~1913年,世界工业生产增长了4倍多,煤产量增长近5倍,铁产量增加5.6倍,钢产量提高近146倍。特别是交通运输和通信业的革命,大大加快了世界融为一体的进程。世界铁路网由铁轨逐步改为钢轨,从1870年的21万公里发展到1911年的105万余公里;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的开通,使大西洋600558股吧)到印度洋和太平洋601099股吧)的航运距离分别缩短数千公里;装备汽油内燃机的远洋轮船使横渡大西洋的时间从过去的1个月缩短到5~6天。汽车和飞机的发明和推广,不仅预示着20世纪的陆上交通开始进入更加便捷的“公路时代”,而且预示着“航空时代”的到来。随着电话和电报的发明,世界形成了全球有线和无线通信网,时空距离大大缩短。与此同时,工业革命的成果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应用于军事领域,19世纪下半叶发生的“枪炮革命”到20世纪初达到顶峰。无烟火药代替了黑色火药,机枪和连发步枪成为步兵的主要武器,射击更准、更远、更快的大炮和迫击炮提高了炮兵的威力。“1914年1个机枪手或炮手的杀伤力超过100年前的1个团。”交通运输和通信革命不仅大大提高了军队的战略机动能力,而且使军队突破了地理障碍,可实施远距离的指挥和控制;人口的大幅增长和武器装备的标准化大生产使军队规模空前扩大,达到人口比例的10~20%;各国纷纷效仿普鲁士军队建立总参谋部,对百万甚至千万规模的军队实施战略指挥。到20世纪初,人类实施战争的能力空前提高,完全具备了打一场世界性战争的物质基础。

  其次,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盛行为世界大战的爆发提供了社会思想基础。19世纪末20世纪初,世界多数国家和民族仍处于蒙昧状态,欧洲是国际舞台的中心,少数几个欧洲列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在欧洲,占主导地位的哲学思想是赫伯特·斯宾塞等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些人用英国科学家达尔文1859年在《物种起源》中提出的“适者生存”的自然界规律,来解释人类社会现象,宣称人类社会同样受“优胜劣汰”等自然法则的支配,“优等民族”应该取得支配地位。这种为帝国主义侵略扩张提供理论依据的观点一经面世,就被统治阶层和主流知识分子所接受,成为主导性的哲学思想。这一理论公然鼓吹战争,说什么“战争就像暴风雨一样,可以净化空气”。与此同时,德国的“泛德意志主义”、法国的“民族复仇主义”、俄国的“泛斯拉夫主义”等极端民族主义思想在欧洲也甚嚣尘上。社会达尔文主义与各国极端民族主义相汇合,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思潮,推动本来就已紧张的欧洲大国关系走向血腥对抗的不归路。

  第三,两大帝国主义军事同盟的形成及对世界霸权的争夺为世界大战爆发提供了根本动因。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完成了向以垄断为特征的帝国主义的转变,帝国主义国家在疯狂的殖民争夺中完成了对整个世界的瓜分。然而,经济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改变了帝国主义国家的力量对比,后起的帝国主义国家要求重新瓜分殖民地和势力范围,对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发起有力的挑战。值得注意的是,帝国主义时代的竞争与自由资本主义不同,其竞争的范围、规模和程度已远远超出民族国家的范畴,是一种国际性的大竞争,其结果必然会演变为世界性冲突。帝国主义大国在纵横捭阖中分化组合,形成了同盟国和协约国两大军事同盟。两大集团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激烈争夺,导致军事危机迭起,局部战争频发。到1914年,欧洲已处于大战爆发的前夜,“只需要一颗星星之火,就会闯下滔天大祸。”6月28日萨拉热窝刺杀事件,将国际社会拖入一场耗时4年、33个国家参加、死伤3000多万人的世界大战。

  “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大浩劫,也是一种独特的战争方式。两次世界大战在20世纪上半叶爆发,既有其偶然性,更有其必然性。今天,虽然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但爆发新的世界大战的根源并没有被彻底清除,捍卫世界和平、防止爆发新的世界大战依然是我们的历史责任。

  “总体战”是工业力量与军事力量融合的结果,在美国内战中初显端倪。它要求国家从社会大系统出发,动员全部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彻底打败对手。但是,大战伊始,各主要参战国普遍忽视美国内战的经验,都按照拿破仑战争和普法战争的模式,企图依靠战前动员的军队,速战速决。但随着战局陷入僵持和战前储备消耗殆尽,各国不得不把整个国家转入战时体制,以“总体战”为指导,挖掘战争潜力,进行长期战争。

  总体战不仅是军力之战,而且是经济力之战。德国对此认识最早,率先于1914年8月成立了“战时工业委员会”和“陆军部原料管理局”,将大批民用企业转为军工生产。军工占总体工业生产的比重,从1915年的3%猛增到1917年的75%。1916年12月的《国民服役法》规定,所有17~60岁的男子都要编入部队或工厂。协约国方面,英法于1915年5月设立了军需部,俄国成立了国防、运输、燃料、粮食特别会议,统管军需物资的生产、分配和供应。战争结束时,法国军工部门的工人数量比1914年增加了33倍;英国有约2万多家企业为战争服务。为协调和统筹各国的战争资源,协约国还成立了英国领导下的粮食、海运和军需委员会,以便对粮食等战略物资进行有序分配,防止国际市场上的竞争性抢夺。

  总体战不仅是实力之战,而且是潜力之战。协约国最终取胜,靠的主要是拥有更加雄厚的战争潜力。由于掌握制海权,协约国能够利用自治领和殖民地的人力物力资源以及美国源源不断提供的军用物资,支撑战争的巨大消耗。而同盟国丧失全部海外殖民地,经济上受到协约国海上封锁,战略物资日益匮乏。1917~1918年,德国出现严重的粮食危机,城市居民食品供应不足。军事工业严重缺乏有色金属等战略原料。熟练工人不够,军队兵源枯竭,城市居民挨饿,军民普遍厌战,士气极其低落。至此,德国败局已定。

  总体战不仅是物质之战,而且是精神之战。将精神力量视为与物质力量同等重要的战争力量,把心理战和宣传战作为重要的战争手段,是总体战的重要内容。在古代战争中,精神因素的作用大都以自然和自发的状态体现出来。进入近代后,随着民族国家和国民意识的形成,精神因素在战争中的作用日益明显。大战中,各国对精神动员和宣传战的重视达到新的高度,并竞相利用广播等新手段,相继建立专门机构进行有组织的精神动员。德军违反国际法规定,多次使用化学武器进行战场突破;先后用飞艇和轰炸机对英国进行轰炸,造成4800余人伤亡,在居民中制造心理恐慌。协约国也使用“没有吝啬和限制的武力”。仅英国的经济封锁就造成德国80万人饿死。协约国的宣传战搞得有声有色,1915年法军总司令部设立专门实施心理战的“宣传勤务部”,用飞机、气球、炮弹等工具向德军前线和后方投放传单和小册子达2900万份。鲁登道夫认为,协约国的宣传战动摇了德国取得最终胜利的信心。

  一句话,总体战是交战双方综合国力的全面较量。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创了总体战的先河,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则是将总体战推向极致,最终发展到研制和使用“绝对武器”。但是,物极必反。核武器的毁灭性和人类理智的双重作用,推动战后世界进入核威慑下的局部战争时代。战争的目标、规模、手段等都受到国内和国际因素越来越严格的控制,但这些战争仍然是综合国力的较量,战争的综合性和总体性更加突出。这是总体战在核威慑条件下的新发展。两次世界大战中的“总体战”特别强调军事力量的决定性作用,将各种力量直接纳入战争的轨道,向军事和战争聚焦的特征非常明显;而战后局部战争中的“总体战”,不是对政治、经济、军事等多种力量和手段的简单叠加,而是进行优化组合,服务于有限的战争目的。这实际上对战争指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军事革命,是指军事领域内发生的全局性、系统性的革新。从军事革命的角度看,第一次世界大战既是19世纪下半叶以来枪炮革命发展的顶峰,又是20世纪上半叶机械化军事革命的开端,成为新、旧两种军事形态转变的枢纽。

  机械化兵器应运而生。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上的主导武器虽然是枪炮革命所带来的机枪、火炮,但以坦克、飞机、航母、潜艇等为代表的机械化兵器开始登上战争舞台,并显出巨大的发展潜力。战争需求强烈刺激着新式兵器的发明和应用。集火力、机动力和防护力于一身的坦克是为解决突破阵地战的困境而于1915年由英国人率先发明的,并于1916年首次投入索姆河战役。鉴于坦克在实战中展示出的显著价值,各国争相研制。到大战结束时,各国已生产各类坦克9200辆。飞机早在1903年就试飞成功,并在1911年的墨西哥内战和1911~1912年的意土战争中应用。大战爆发时,各主要参战国只有约1000架飞机,只能执行侦察、校射等非作战任务。大战为飞机的发展注入强大动力,飞机的动力、材料、结构、机载武器等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大战期间,英、德、法、俄、美、意6国共生产飞机17万多架。航空母舰是飞机与舰艇结合的产物。大战爆发时,英国有2艘水上飞机母舰。1918年10月,第一艘可搭载20架飞机的真正的航空母舰“百眼巨人”号正式服役,宣告航母时代的到来。早在1620年人类就建造了第一艘潜艇。但潜艇线世纪初汽油内燃机和电动机被广泛采用之后。一战期间,潜艇日趋大型化和远洋化,鱼雷攻击能力比早期潜艇提高4~6倍。此外,无线电等技术也在大战之前及大战期间获得飞速发展。

  机械化部队初步成军。随着坦克、飞机、航母、潜艇等机械化兵器的发展,坦克兵、航空兵、海军航空兵、潜艇部队等新型机械化部队迅速建立和发展。英军于1916年2月最早组建坦克部队。1917年初,由坦克营扩编为坦克旅,辖3个坦克营。到大战结束时,拥有25个坦克营。法、美等国也先后建立了坦克部队。航空兵飞速发展,由最初的侦察、校射航空兵发展到战斗、轰炸、攻击航空兵。而且,担负作战任务的航空兵比例达到55.1%,成为航空兵的主体。大战末期,英国率先成立独立的军种-皇家空军,在战略上实现了对空中力量的统一领导和指挥。这一举措不仅极大地促进了空军的发展,而且奠定了陆、海、空三个军种的军事力量结构,为各国所仿效。1914年,英军将1912年成立的海军飞行队正式改名为海军航空兵,一个海军新兵种由此诞生。此外,化学兵、潜艇兵、汽车兵、铁道兵等新型部队也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发展。

  机械化作战方式崭露头角。机械化兵器虽然总体上处于起步阶段,但一旦投入战场,就表现出其独特优势,战场空间由陆海两维发展到陆海空和水下、电磁多维空间,作战方式向立体化和诸(军)兵种协同的方向发展。陆战中,1917年英军在康布雷战役中投入476辆坦克,在炮兵、航空兵和步兵支援下,10小时向德军阵地纵深推进了10公里,而通常取得如此战果,需耗时3个月并要付出数十万士兵伤亡的代价。此战不仅充分显示了坦克的价值,而且开创了现代诸军兵种协同作战的先河。空战中,交战双方于1915年和1916年先后展开的战略轰炸和近距空中支援作战,虽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预示着这两种作战样式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海战中,德军利用潜艇和鱼雷等新手段,击沉了5234艘协约国商船。1914年12月,7架从水上飞机母舰上起飞的英军飞机,攻击了德军1艘巡洋舰和1个水上飞机基地,展现了全新的航母作战蓝图。随着飞机和潜艇的出现,海战从平面化发展到立体化,从水面扩大到空中和水下。无线电技术的运用产生了电子干扰、无线电欺骗、密码战等形式的电子战。1914年8月坦嫩贝格战役中,德军截获俄军明码电报后,以俄第1军军长名义命令俄军撤退,导致俄军惨败。

  机械化战争理论蓬勃发展。第一次世界大战尚未构成一场典型的机械化战争,但机械化兵器的应用、机械化部队的组建和机械化作战方式等新因素的出现和发展,都预示着一场机械化军事革命已然崭露头角,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和方向。战后,各国通过总结大战的经验教训,提出了“总体战”“大战略”“机械化战争”“大纵深战役”“闪击战”“空军制胜”等机械化战争理论,为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各国军事改革提供了理论指导,并在随后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经受了检验。

  机械化军事革命发端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各国军事改革的推动,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成熟。机械化军事革命从发生、发展,到成熟,总共不过三四十年时间,这主要得益于两次世界大战战争实践的刺激、推动和检验。历史雄辩地证明,战争实践是军事革命最强有力的推手。

  (陈新生,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副部长、少将、副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军事思想与军事历史,合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沿革》等著作,主要论文有《我军体制编制调整改革研究》、《我军战备工作的历史发展研究》等。)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